25选7基本走势图|25选7开奖视频

首頁 >戲曲時訊>戲曲新聞

梅蘭芳:和河北躍進劇團學生談學戲
時間: 2019-04-30          點擊量: 270

QQ圖片20190430171404.png

上次我看了你們三出戲:“杜十娘”、“三岔口”和“穆桂英掛帥”,都演得不錯,可見你們的演技已經打下了一定的基礎,同時也說明你們的老師們一定費了不少的心血。你們只要按照這條正確的道路一步步地向前走,是不會不成功的。

 

你們問我在“穆桂英掛帥”里,跑圓場時腳不外露,很好看,有什么竅門?其實這沒有什么竅門,只是由于幼年的腰腿功夫,圓場跑得越快,步法越要碎而勻稱,如果跑的步法忽大忽小,就會露出腳來,也就不美觀了。你們還問我投水袖怎么那樣準確?我只能這樣回答:大概是戲演得多了,演得熟了,熟能生巧,就容易找到一個比較準確而合適的動作。戲曲藝術是有著它自己的一套表演程式和規律的,我們首先要掌握了這個程式和規律,配合著劇中人的情感,靈活運用,有時可以這樣投袖,也可以那樣投袖;有時可以這樣亮相,也可以那樣亮相。換句話說,在一定的范圍內是允許你自由活動的,最要緊的是要跟戲緊密結合才行。我在1935年去蘇聯演出,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先生看了戲,說中國的戲曲表演是“有規則的自由動作”。這句話是很有道理的。但是,如果演一個新排的戲,要一下子就找到最準確、最合適的動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在“穆桂英掛帥”里水袖的運用,你們夸我做得好看,其實,我正在不斷的摸索,今天這樣做,明天又換個樣子試試,有些地方我自己還不滿意,也正在“找”呢。

 

一個演員的成就,全靠本人幼年的基本工要練得結實,首先從傳統的優秀節目學起,因為這些傳統的好戲,都是經過許多前輩們精心的創造和加工,都能夠替青年演員在表演技術方面打下良好的基礎。還有,幼年學戲時期,雖然什么戲都應該學,所謂多多益善,但一開始不要“行當”學得太多;學得太多了,就怕每樣都不能深,不能透,變成多而不精。等底子打結實了,再向“多面手”發展,那才有用呢。至于某人該先學什么戲,那要根據各人不同的條件作適當的選擇,這是老師們的責任,他們有豐富的經驗,會給你們安排得很好的。

 

QQ圖片20190430171417.png


我從小就愛看戲,一直到現在對于看戲還是有很大興趣,所以我常常把多看戲的好處介紹給青年演員,希望他們什么行當的戲都看,什么劇種的戲都看,看到演得好的戲,當然能夠豐富自己的表演,看了演得壞的戲,也不要感到失望。好壞有個對比,就知道別人走錯了路,自己可以不再犯同樣的毛病。做一個演員,就是要善于吸取別人的長處,避免別人的缺點,這樣才能不斷地提高自己的演技。

 

河北梆子這個劇種,藝術的蘊藏是很豐富的,京戲里有很多東西是從梆子里吸收過來的。拿于連泉先生的表演來說,他就吸取了不少梆子的傳統藝術而成為京劇花旦主要流派之一。目前戲曲界有一種風氣:道白和鑼鼓點向京戲學習,化裝向越劇學習。吸取兄弟劇種的好東西,這是對的,如果因此丟掉了自己的特點,破壞了自己的風格,也是值得考慮的。我覺得河北梆子還是應該用自己傳統的道白和原來的鑼鼓點,這樣,才符合“百花齊放”的精神。過去,河北梆子和京劇同臺演出,觀眾能夠很清楚地看出這兩個劇種的不同之處,例如,梆子的唱腔比較高亢,動作比較夸張,道白的語調也顯然跟京劇不一樣;而這兩個不同的劇種,同樣為觀眾所喜愛。今天,我贊成的是兄弟劇種在藝術上的交流,反對的是不經過融化而生搬硬套的模仿。以上講的是表演。還有,移植兄弟劇種的劇本,也應該根據本劇種的特點、風格加以變動。有些變動的地方,不一定是為了好壞問題,而是各劇種的風格問題。我最近演的“穆桂英掛帥”,就是從豫劇移植過來的。在豫劇的末一場里,穆桂英有幾十句唱詞,臺下聽得很痛快,可是放在京劇里,就不能這樣安排了。所以,我只唱了八句元板,這并不是因為我年紀大了,怕多唱,即便是其他青年演員來演,也不可能唱幾十句,這就是風格不同的關系。

 

青年演員由于生理上的變化,必然要經過一個“倒倉”階段,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倒倉”時間有長有短,是因為各人的體質不同的原故。在“倒倉”期內,有的主張要多唱,據說,唱得越多,嗓子出來的越快;有的主張不宜多唱,應該休息,對于飲食寒暖格外小心,讓聲帶很自然地逐步恢復過來。我認為前一種的主張是不科學的,我同意后一種辦法。

 

QQ圖片20190430171431.png


學生的吊嗓子,初期調門不宜太高,逐漸往上長,這對聲帶來說是有利的,如果嗓子上不去,硬要往上長,學老生的就會逼成一條左嗓子。還有,武工練過頭,會把嗓子練“橫”的,除了有些基本工人人都要練之外,如“拿頂”、“翻大跟斗”等等,都是以武工為主的武生、武旦的專修課目;以唱工為主的老生、青衣就可以不練。我今年已經六十多歲了,還能保持現在這點嗓子,大概是有兩種原因:第一、在幼年沒有把工練過頭;第二、我用嗓子一貫是順著自己的聲帶來發揮,不去違拗它,唱啞了,等恢復后再唱;在平時我還知道保護嗓子,尤其在演完戲以后,不吃冷的東西,不讓脖子吹風,這兩點我是一直注意到今天,沒有敢忽視的。我看到有些地方戲的中年演員,身上功夫挺好,臉上也有戲,就是嗓子唱“劈”啦,這可能是因為過去要跑碼頭,演出場次過多,演員唱累了,得不到休息,還要繼續唱,所以不容易恢復原狀;也可能是某些唱法對聲帶不太健康,為了逩高調門,就把假音逼得太厲害了,聲帶受著過多過強的刺激的原故。以上只是我個人的看法,不一定完全正確。

 

關于旦角化裝的學習,由于各人的臉型不同,最好請別人介紹經驗,再根據自己的臉型來貼片子、搽水粉、畫眼睛、畫眉毛……。臺的大小和觀眾的距離,跟我們的化裝關系都很大,在大劇場演出,觀眾離舞臺較遠,眉、眼都要畫得重些,畫輕了,遠處就看不清楚。相反的,在小劇場里演出,觀眾都坐得很近,眉、眼又不能畫得太重,必須畫輕些,才顯得面目清秀。臺上燈光的強弱,也和化裝很有關系。燈光強的,眉、眼要畫得濃些,胭脂要搽得深些,否則遠處的觀眾就看成模糊一片了。臉上有缺陷的人,譬如臉稍歪,嘴稍斜,面型過長過圓,眉眼過高過低,都可以在化裝時把它糾正過來,臉太胖的,可以把片子往前貼,臉太長的,可以把發網蓋點上額,下頦再涂點赭色,那樣,遠看就顯得臉短。脖子不宜搽得太白,搽得太白會顯得臉更長了。眼睛小的,有法子畫得大些,印堂、鼻子過于平扁的人,應該多上點白粉。

 

以上講的都還是些零零碎碎的意見,只是供你們參考。

 

最后,希望你們多聽黨的話,多聽老師的話,多找老藝人領教,能教的請他們教一教,不能教的也請他們談一談表演經驗。注意身體,保護嗓子。今后你們再來北京的機會一定很多,我想,我再看到你們的演出時,一定更有進步了!


--THE END--


原文刊登/人民日報(1957年)

QQ圖片20190421061324.png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我們

 

Copyright 2016 陜西戲曲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陜ICP備05000929號 技術支持:網是科技

微信公眾號

新浪微博

手機版

25选7基本走势图 e博网址多少 大学生快速赚钱一万 北京pk10彩票合法的吗 求时时彩稳赚方法 河北快三中奖给多少钱 美团跟拍怎么赚钱 二八杠洗牌顺口溜 大小单双免费计划网站 天天捕鱼手机版下载 石家庄股票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