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选7基本走势图|25选7开奖视频

首頁 >戲曲漫談>戲曲雜談

秦聲悠悠祭英靈——悼念貟宗翰先生逝世演唱會側記
時間: 2016-03-10     作者: 郭艾蓮      點擊量: 8714

  編者按:2015年11月19日,必將是眾多秦腔戲迷終身難忘的日子。就在這一天,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秦腔項目代表性傳承人、中國秦腔終身成就獎獲得者、著名秦腔表演藝術家貟宗翰先生帶著廣大戲迷的熱愛永遠的離開了我們,離開了終其一生為之奮斗的秦腔藝術。先生的離世讓眾多熱愛他的戲迷深感悲痛,紛紛撰文悼念。近日,我們陸續收到戲迷的來信,現部分刊登,以饗讀者,共同緬懷貟宗翰先生。

  2015年11月20日,在西安市文藝北路陜西省戲曲研究院南廣場,我度過了一個終生難忘的夜晚。晚九時許,著名秦腔老藝術家貟宗翰先生逝世告別演唱會在這里隆重舉行。先生生前飾演過秦腔《趙氏孤兒》中的義士程嬰,這出戲中有一段<掛畫>的唱段,講的是程嬰在一個風清月朗的夜晚,室內懸掛起八義圖,和孤兒一起祭奠為國捐軀的眾烈士的動人場面。世事難料,誰曾想若干年后,在先生藝術生涯結束、生命走到盡頭之時,同事友人和戲迷也會用同樣的祭奠方式悼念他。作為先生一名忠實的戲迷,我也不曾想到,借省城看病之機,有幸來到陜西省戲曲研究院這所藝術殿堂,親眼目睹親耳聆聽無數秦腔大家的精彩表演,感受貟派藝術和整個秦腔藝術的無限魅力。
  我和女兒趕往位于陜西省戲曲研究院家屬樓側門的小廣場時,送別晚會的舞臺已經搭好,手書的挽聯高懸于舞臺中央,上聯是:貟派風華傳千古,下聯是::德藝雙馨昭后人,橫聯為:沉痛悼念貟宗翰先生。晚九時許,在婉轉悲涼如泣如訴的秦腔哀樂聲中,告別晚會準時開始,先生的弟子們和兒子一襲白衣重孝打扮排成一列整齊的隊伍從家屬樓緩步走了出來,先生的兒子手捧父親的遺像走在隊伍的最前面。看到先生遺像的一剎那,我和眾多前來為先生送行的鐵桿戲迷都忍不住悲從心中來:照片上先生的遺容安詳平和,對著我們淺然而笑,和他素日里舞臺上的扮相一樣端莊瀟灑、落落大方,似在和臺下的觀眾親切地交流。小廣場擠得密不透風,人挨人人擠人,戲迷們冒著冬日的嚴寒,頂著嗖嗖的冷風,從四面八方自愿聚攏在這里,深切懷念這位德高望重的秦腔老藝術家,并為他的不幸離世而扼腕嘆息。我身旁一位四十歲開外的中年戲迷用地道的西安話動情地說:“這么大的一位老藝術家,遺像做得這么小,簡直太傷俺們戲迷們的心了!”說完不住地搖頭嘆氣,一副黯然神傷的表情。剛才我站在前排,離臺子比較近,并不覺得遺像有什么不妥,現在遠看才發現相片確實小了一些,可能由于時間過于倉促,相關人員沒有及時放大,細心的戲迷竟毫不留情地提出了批評意見,可見戲迷們對先生愛戴到了何種程度,真為天國里的先生感到欣慰,生前身后都不乏敬愛他的人,民意不可違,這是一個藝術家最大的成功!
  貟宗翰先生1940年生于古都咸陽,從小酷愛秦腔,身上有戲骨,年少時以一折蘇育民先生的拿手好戲《打柴勸弟》考入當時的三意社學藝,后在渭南地區的白水劇團刻苦練功,靠著不懈的努力把自己磨礪成為團里能文能武的臺柱子,1960年省戲曲研究院以犧牲幾只戲箱為代價把他換到了省城,先生不負眾望,一生出演了許多為廣大戲迷耳熟能詳廣為傳唱的秦腔劇目,是戲迷眼中的神心中的愛。聞聽先生不幸病逝的消息,我曾含淚為先生吟詠16句悼念詩一首,從中可以窺見先生一生所塑造的一些光彩奪目感人至深的藝術形象,今斯人已仙逝 ,其曲目也成了千古絕唱,曬出拙作與大家分享,共同懷念我們心中的一代宗師,原詩文摘抄如下:驚聞噩耗腸欲斷,《劈山救母》淚漣漣。對天哭訴《血淚仇》,小小狗娃連聲喚。《紅燈記》里扮玉和,氣宇軒昂好凜然.。《鎮臺念書》心膽寒,皮鞭打得血肉綻;匡忠調研細辦案,情由只為《十五貫》;《趙氏孤兒》辯忠奸,程嬰含冤十五年;《海瑞訓虎》行為端,《打柴勸弟》人前站;偉才《奇襲白虎團》,子榮《智取威虎山》;文武兼備有戲膽,名噪一時在長安,聲情并茂把戲演,桃李天下美名傳!
  好多年以來,我一直喜歡聽先生地道醇厚的唱腔,喜歡看先生儒雅陽剛的扮相,喜歡播放秦腔欄目組專為先生錄制的藝術專場,喜歡先生侃侃而談自己從藝道路上的艱辛和堅守,喜歡先生還有一個很私密純個人的緣由:我們同是咸陽人,先生的身上永遠都散發著一種獨特的故鄉的味道,先生的每一出戲每一段唱鄉音濃郁,在我聽來都是天籟的聲音,更是一種高層次的精神享受。如今先生駕鶴西去,再也無緣目睹先生的風采,感受他老人家在秦腔藝術上的百般成就,這對我,對熱愛先生的所有戲迷來說這無疑都是一種巨大的精神損失。嘆天地蒼茫,人生苦短,無以告慰先生的在天之靈,只有將無盡哀思和深切懷念扎成潔白的花束,敬獻在先生的靈前。送別晚會現場,小廣場兩邊擺滿了密密麻麻的花圈,寫滿了無數敬獻者的名字,在冬夜冷月的映照下,營造出一種特有的蒼涼悲壯的氣氛。圈內的同仁們從古城的角角落落行色匆匆地趕來,和戲迷朋友一道為這位德高望重的秦腔老前輩送行。送別晚會由著名秦腔演員徐松林主持,琴師由著名板胡家李書擔任,鼓師由著名演員候建軍老師擔任,大家神情莊嚴各司其職。 
  首先登臺獻藝的是先生的師兄,同樣在三秦大地及至秦腔界都久負盛名的秦腔老前輩雷開元老師,他不愧為廣大戲迷心目中的“一聲雷”,韻味十足的叫板過后,他用別具一格的聲腔為大家帶來了蜀主劉備的一段大祭靈,恰到好處地唱出了他和貟宗翰老師的兄弟深情。雷老年事已高,步履蹣跚,情緒比較激動,由年輕演員攙扶著離開了現場,他佝僂的背影使我對所有的秦腔前輩們心生敬意,他們對秦腔事業的傳承和發展功不可沒,相信觀眾和戲迷們會永遠牢記他們的名字,細數處他們每一個精彩的唱段!
  接下來登場的是先生的師姐郝彩風老師,這位《祝福》中祥林嫂的扮演者,和先生同臺演戲三四十年結下深厚友情的同事一上臺便泣不成聲,她一個勁地用胸前的紅圍巾擦拭著涌流不斷的淚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在主持人的勸導下郝老師滿懷深情地演唱了她和先生生前演繹過一百多場的《趙氏孤兒》中的一段祭靈戲,字字帶淚,聲聲含悲,讓臺下的觀眾無不動容。戲唱結束,當郝老師含淚抱怨老搭檔不打招呼猝然離世時,我為兩位老藝術家之間幾十年同甘共苦所結下的真誠友誼所打動,禁不住失聲痛哭,女兒吃了一驚:“媽,您哪里不舒服?”我悄悄示意她不要聲張,怕惹得別人笑話.但我很快發現,周圍有好多戲迷和我一樣情難自禁,他們旁若無人地流淚、及至哭泣,仿佛面對的是自己的至愛親朋般無所顧忌。陡然間明白了一件事情:演員和觀眾是戲劇的兩個端口,他們的心本來就是相通的,真情流露并不是什么可恥的事情!郝老師還殷殷囑托先生的弟子替先生照顧好師母和孩子,弟子們欣然應允,場景很是令人感動.
  素有秦腔界金嗓子之稱的馬友仙老師也來到了晚會現場,她作為先生生前的藝術搭檔,1960年和先生一同進入省戲曲研究院。文革后和先生合作演出了膾炙人口的秦腔傳統劇目《十五貫》,這位向來以聲音嘹亮著稱的老藝術家今天也顯得情緒不佳,話不多,聲音低沉,廖廖數語過后以兩人合作演出過的劇目《十五貫》中“我爹爹貪財把我賣”一段觀眾耳熟能詳的唱段懷念幾十年共同從藝的老戰友.流暢高昂的旋律,嫻熟激情的表演,讓觀眾的心仿佛回到了久違的秦腔舞臺,回到了她和先生同臺演戲的美好年月里,人群中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當主持人讓弟子們上臺為馬老師致謝時, 馬老師顫抖著聲音叮嚀弟子們,一定要繼承老師的藝術,進而發揚光大整個秦腔事業,拳拳情義,讓人唏噓贊嘆!
  先生的關門弟子叫包東東,師生年齡相差五十歲,就在老師謝世的前一個小時還在為包東東說戲,因為他要到山西參加一個戲曲擂臺表演,老師不放心過于年輕稚嫩的弟子,所以格外用心反復指點。這個靦腆內秀的光頭小伙子激情飽滿地上臺演唱了一段先生手把手教他的看家戲《十五貫》,把一個不畏強權秉公審案的七品縣令官演繹得活靈活現呼之欲出,臺下觀眾掌聲四起.眾徒弟重孝執弟子禮,共同演唱了先生生前演過的《趙氏孤兒》中的“掛畫”一出悲情戲,丁良生、譚建勛、劉隨社、雷濤、楊運虎、武永安、楊國慶、譚東生、包東東,一張張生龍活虎的面孔,用不同的聲音表達了他們對共同恩師的懷念和感激之情,當唱到“可憐把眾烈士一命皆亡”一句時,場內氣氛達到了高潮,人們懷著既惋惜而又欣慰的復雜心情,默默地接受了先生雖已離去,但德藝卻得以傳承的雙重事實。 晚會陣容強大,除以上提及的演員外,還有一串串令觀眾眼前閃亮的名字:白江波、劉新民、李淑芳、張武宏、李曉峰、王新倉、徐松林、趙陽武、崔火炎、武紅霞、譚天杏等秦腔演員都參與了演出活動,并分別演唱了風格迥異的精彩唱段.贏來了觀眾陣陣喝彩聲。
  在觀眾尖厲的叫好聲中,我初識了須生演員康建海。久居秦嶺深處,竟不知道陜西秦腔界何時有了這么一副讓人通體感覺到酣暢淋漓的好音色,一打聽原來此人雖生于陜西楊凌,卻在鄰省甘肅從藝多年,一曲“擺駕”唱得氣勢磅礴,怪不得呢,他的嗓音里多了些絲綢之路上茫茫大漠地的蒼涼和激越味道!看來,空間的轉換也可以讓古老的秦腔藝術變得更加富有魅力和情趣,秦腔不光在陜西,在廣袤的大西北都有觀眾和市場,光大宏揚秦腔藝術是西北人共同的責任,唱好秦腔更是所有秦腔演員和秦腔愛好者義不容辭的義務。若先生在天有靈,聽到和看到康建海包東東們的表演,他也應當夙愿了結含笑九泉了!
  隨著演員陸續上臺及有序演唱,晚會現場的氣氛一浪高過一浪,戲迷們如癡如醉地配合著演員的精彩演出,人群中不時爆發出一陣陣叫好的掌聲和歡呼聲,送別先生的演唱會由起初的沉悶壓抑逐漸變得舒緩平靜起來,人們慢慢忘記了是在參加一個常規性的祭奠活動,大家都以為是在秦腔藝術的宮殿中自由地交流和提升‥‥‥是交流,是一個個鮮活的聲音和一個已經凝固冰凍了的聲音交流,是一個個地上的靈魂在跟一個天堂里的靈魂交流,生與死這般時候已經顯得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人們對傳統文化的心儀和追求!2015年冬天文藝路難忘的夜晚,夜色中那飄渺悠遠的秦聲,讓人哀思不盡,更讓人蕩氣回腸!
  貟宗翰先生光彩奪目輝煌燦爛的藝術生命永遠都不會終結,它將感染和帶動無數的秦腔后生在宏揚秦腔的道路上前仆后繼,精益求精,古老的秦腔藝術也會在我們這一代人的手中代代相傳下去,并綻放出萬丈光芒!

Copyright 2016 陜西戲曲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陜ICP備05000929號 技術支持:網是科技

微信公眾號

新浪微博

手機版

25选7基本走势图 快乐扑克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五星免费计划 网易彩票网 北京pk赛车官网登录 快三大小单双玩法技巧规律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大小 北京时时开奖频道 时时彩6码 阶梯式倍投 足球财富 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