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选7基本走势图|25选7开奖视频

首頁 >戲曲漫談>戲曲雜談

“秦始皇”走進《山里世界》——訪秦腔表演藝術家李東橋
時間: 2015-02-05          點擊量: 3721

   “著名秦腔表演藝術家李東橋,1985年23歲時,因在大型秦腔歷史劇《千古一帝》中主演秦始皇而一舉成名,獲中國戲劇第三屆“梅花獎”等多項大獎。近日他在中央電視臺和陜西電視臺合拍的首部秦腔現代電視連續劇《山里世界》中扮演男主角。為此,我專程在此劇播出前夕,2002 年圣誕節一個大雪紛飛的午后采訪了他。在交織著歡樂、痛苦的氣氛中,采訪整整進行了六個小時。他很健談,他對秦腔事業那種強烈而深重的使命感,深深地感染了我。本文擷取了李東橋藝術人生的幾個篇章,在追求、探索、困惑、彷徨的打磨歷練中,他如何讓生命激情為秦腔藝術澎湃燃燒。
  關于《山里世界》
  《山里世界》是中國首部秦腔電視連續劇,全劇共8集,以西部大開發為背景,通過春蘭、春花兩姐妹不同的人生經歷,表現了盛產美玉的大玉山人脫貧致富的過程。該劇在藍田山里實景拍攝,歷時20多天,現已完成后期制作,預計今年初將在中央電視臺和陜西電視臺播出。李東橋扮演男一號云龍,是黨的“三個代表”的化身,寶雞的青年秦腔演員李曉萍扮演女一號春蘭,李京擔任制片,吳硯擔任導演,共同主演的還有秦腔表演藝術家吳德、廣雪琴等。雖然演職人員都是我國、陜西省各影視及秦劇團的尖子,但在影視表演方面卻是第一次,對編劇、導演是一次嶄新的嘗試,對演員更是一次挑戰。這部劇要求演員有很強的秦腔韻味,可謂開創了秦腔電視劇的先河。李東橋雖是男一號,但他沖著“首部”,意在借此把秦腔推向全國,以盡一個秦腔藝術工作者的綿薄之力,讓更多的人特別是青少年熱愛秦腔,了解秦腔,充分感受秦腔的藝術魅力。他希望記者充分關注并報道春蘭的扮演者李曉萍,從而提高潛質優越的青年演員的知名度,不斷為新人創造機會,促進秦腔藝術的繁榮發展。
  母愛在他這兒拐了個彎
  1961年12月26日,李東橋出生于陜西戶縣農村,他在兄弟姐妹7人當中排行第5。母親是大財主的女兒,16歲下嫁給高大魁梧的貧苦農民為妻。滿腹委屈心理如何能平衡?基于長期貧困與多子女造成的生存壓力,母親的心靈似乎被扭曲。在李東橋幼小的心里,母親非但不慈祥,不愛他,反而對他冷酷無情,雖然他在7個孩子中最聰明,最俊美。1974年,12歲的他開始學藝,工文武小生。1976年學成轉正工資是32.5元。母親一連扣下他3個月的工資,連買飯票的錢都沒給他留。劇團里的女朋友愛心接濟他,使他勉強維持生活,這時,愛情也在他的心里悄然萌生,轉換成更加刻苦練功學戲的動力。1985年,他的愛女伴隨《千古一帝》中的秦始皇一炮走紅而降生。還沒來得及品嘗成功的風光滋味,還沉浸在初為人父的幸福喜悅之中,一紙傳票給他潑了盆冷水。母親將他告上了法庭。一時間,“秦始皇不養他媽”的傳聞不脛而走,迅速從戶縣傳到西安。他真是有口難辯,無地自容,實在難以支撐。這場風波漸漸平息,幾年之后,他帶著愛人和年幼的孩子回鄉收麥。夏收時龍口奪食,農民汗多,體力消耗大,再窮的人家都講究給下地勞作的人吃犒賞。干完活吃的是干餅蘸醬醋水。母親讓他哥哥別吃餅了,到灶房搟了一碗面端給哥哥,而把他晾在一邊。母親明明知道他最愛吃面呀!他手拿干餅僵立發怔半晌,禁不住潸然淚下,發誓再也不回家、不干活了……這種錯位的母愛使人無法理解。他說有人說這是他的命與母親的命相克。如今,父母相繼在1994年和1996年作古,他對母愛的錯位早已不再耿耿于懷,畢竟父母給了他生命。面對許多榮譽、掌聲和鮮花,每當夜深人靜,“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的悲傷和遺憾油然而生。也許正是母愛奇缺的家庭環境砥礪了他年輕的心靈,給了他追求藝術、輝煌人生的雄心壯志。但愿李老伯、李媽媽在天之靈安息!
莽蒼蒼氣概的秦劇小生
  人生就是這樣。上帝不可能把什么都給一人。當兒子得不到多少母愛,當演員卻吉星高照,一路走紅。他是上帝格外寵愛的美男子,1.77米的個頭,身材高大勻稱,天生自然卷的大波浪發型透出藝術家的氣質和風度,眉清目秀的程度,達到演現代戲根本不用化妝的程度。
  1985年,他有幸與郝彩鳳搭檔,在新編大型秦腔歷史劇《千古一帝》中主演秦始皇。那年他才23歲。為了演活秦始皇這一富于挑戰性的角色,他練功特別刻苦。當時的住房條件非常簡陋。寒冬臘月,他凍得瑟瑟發抖都不敢睡電熱毯,怕嗓子因干燥而失聲。愛人孩子睡鋪電褥子的床上,自己睡在地鋪上。在全體人員的共同努力下,《千古一帝》獲得巨大成功,他將“奮六世之余烈,振長策而御宇內,吞二周而亡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執敲樸以鞭撻天下,威振四海”的秦始皇演繹得活靈活現,入木三分,形神兼備,非同凡響,傾倒無數戲迷和觀眾。大作家賈平凹觀后立即書寫“王者風范”四個大字,差人送給李東橋。該劇先獲文化部全國戲曲觀摩演出一等獎,翌年,獲中國戲曲第三屆“梅花獎”。1987年,西安電影制片廠將《千古一帝》拍攝成大型戲曲藝術片。199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之際《千》劇赴日本進行文化交流出,在東京、京都、大阪等14城市巡回演出  26場,場場爆滿,轟動扶桑。1999年元旦,在第二屆中國京劇藝術節開幕式上,李東橋等演出《千古一帝》片段,演出結束后受到江澤民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
  1993年,他領銜主演了由芬蘭話劇改編的碗碗腔《真的?真的》,榮獲中國第一屆戲曲“金三角”交流演出一等獎。1994年赴芬蘭演出大受歡迎。這在探索用碗碗腔形式反映現實生活、洋為中用、提高藝術表現力及對外交流等諸多方面,均做出了重大貢獻。
  1996年在新編秦腔歷史劇《蔡倫》中領銜主演蔡倫,為塑造蔡倫,他全身心投入,以致于身體很虛弱,連續打了40瓶點滴,在北京演出也是白天打針,晚上演戲。臺上他把力量、激情、精力都給了“蔡倫”,一下臺他癱軟在地。
  同年,在新編眉戶現代戲《留下真情》中主演金哥,獲“五個一工程獎”。作為一名戲曲演員,在秦腔、眉戶、碗碗腔三劇種中都獲大獎,堪稱一枝獨秀。
  李東橋從藝30年來,塑造了30多個角色。他嗓音洪亮,扮相俊美,表演瀟灑大方,自成一格,是陜西乃至西北秦腔界最有影響的青年演員之一。曾有人很認真地說:與其崇拜遙不可及的濮存昕,還不如與我們身邊的李東橋親密接觸。
  李東橋屬于秦劇藝術。千百年來,秦腔酣暢淋漓、蕩氣回腸的韻味,熏陶了陜西乃至西北億萬神州兒女的性情秉賦,溶入炎黃子孫滾燙的血液,內化為民族文化素質的重要遺傳基因。中國現代戲劇的偉大先驅之一,與京劇表演藝術家梅蘭芳大師齊名的歐陽予倩先生,曾將秦腔的特色表述為“莽蒼蒼的氣概”。李東橋就是這樣一條頗具莽蒼蒼氣概的關中漢子。正如他妻子所說,“李東橋光會唱戲”,他為秦腔而生。就連對常人皮膚有強烈刺激與腐蝕作用的濃重油彩,抹在他臉上都成了護膚霜、潤膚劑。
  他為秦腔付出的同時,也得到了很多榮譽。他的戲迷遍布中國甚至海外,有許多戲迷不遠千里到西安看他,他為此深受感動和鼓舞。他秉承前輩藝術家的傳統美德,臺上做戲,臺下做人,做戲出神入化,做人德藝雙馨。
  莫道前路無知己,天涯誰人不識君!
  但愿李東橋藝術生命之樹長青。

(原載于《文化藝術報》2003年3月19日)

Copyright 2016 陜西戲曲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陜ICP備05000929號 技術支持:網是科技

微信公眾號

新浪微博

手機版

25选7基本走势图 云南时时开奖今天 五码两期全天计划稳中 捕鱼达人老版本2012年免费下载 玩快三大小稳赚技巧口诀 欢乐二八杠免费下载 赌博 押大小单双技巧 澳客彩票网 11选5胆码技巧 11选5任选稳赚技巧 pk10看走势图技巧